2020购买正宗武夷山金骏眉请咨询 点击 加 QQ 咨询。武夷山大红袍、金骏眉、正山小种等一斤也是批发价!全国货到付款!

惠民茶厂改制:中国茶产业的庄园之路

普洱茶 郑晶晶

1980年,18岁的佤族青年鲍树生被招工到惠民茶厂上班,这一干就是36年,其把自己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惠民茶厂,参与开垦种植了1.1万亩现代丰产茶园,见证了作为

1980年,18岁的佤族青年鲍树生被招工到惠民茶厂上班,这一干就是36年,其把自己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惠民茶厂,参与开垦种植了1.1万亩现代丰产茶园,见证了作为基地型茶企的惠民茶厂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辉煌,以及二十一世纪初的逐渐没落,而柏联集团在2007年的入主,通过十年磨一剑打造全球首家普洱茶庄园,则使一个日渐边缘化的老茶厂焕发了勃勃生机。惠民茶厂的改制,不但是国企改制的成功范本,也为中国茶产业摸索出一条全新的庄园发展之路,将日渐沉沦的茶园基地升级改造为茶庄园,从而怀着全新的梦想上路。

云南省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开始大力发展现代茶产业,创建于1966年的惠民茶厂就是云南现代茶产业的一个优秀代表。1966年,是澜沧县大规模抓现代茶产业开局的一年,这第一把火就是从景迈山烧起的。这一年,在景迈山上建了澜沧县历史上第一块现代丰产茶园,并举办茶叶培训班,为澜沧县现代茶产业的发展输送专业人才,与此同时在景迈山下的旱谷坪一带创建了以茶为主的县办农场——惠民农场,用景迈山的古茶果育苗,种植了大面积现代茶园。

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,疟疾横行,严重影响了我援外人员的健康以至生命。治疗疟疾的药品——奎宁,主原料是国外生产的金鸡纳霜。由于我国当时没有进口渠道,故在云南选择了三个农场种植金鸡纳树。其中之一为惠民农场。于是,惠民农场以现代茶产业为主的进程被打断,在1968年由县办农场改隶农垦系统,金鸡纳树唱起主角,知青与农场老工人挥洒着汗水,种植着周恩来总理嘱托的国家战略经济作物。

1974年,因气候的变化,即将成熟的金鸡纳在一场大寒流中几近全部冻死,惠民人几年的心血付之东流。项目随之下马。1979年春,云南知青集体大返城,知青们陆续返回各自的故乡。1979年,惠民农场解散,一部分职工划归孟连勐阿农场,一部分职工划归思茅曼昔茶场。1980年,县办惠民茶厂以惠民农场开垦的林地为基础创建,开始了时隔十二年的现代茶产业的二次创业,佤族青年鲍树生就是这个时候招进来的,并和同事们一起在1981年1月份开挖茶地,同样用景迈山的古茶籽育苗,种下了充满希望的神奇叶子。

基地型茶企的傲娇与悲歌

“当时,从惠民茶厂到景迈山不通公路,全场职工都去景迈山挑茶籽,一个人挑三十公斤,要走二十多公里山路。就这样每年利用农闲的十一月、十二月去挑,一直挑了两年。”鲍树生说,惠民茶场1.1万亩茶园,除了1100亩无性系,都是景迈山古茶的二代、三代,可谓根正苗红,流淌着尊贵的蓝血,从而为基地茶的优良品质打下了底子。

惠民茶厂的1.1万亩现代丰产茶园就是这样发扬拓荒牛精神干出来的。底子薄弱的惠民茶厂,一方面苦干,另一方面主动与时代发展潮流接轨,围绕茶叶基地建设做文章,成为了澜沧县乃至思茅地区(现普洱市)发展现代茶产业的先进典型,屡获省部、行署与县里的表彰与奖励。

“当年,惠民茶厂是省茶叶公司下属的一个重点企业。惠民茶厂种植茶叶带动了整个澜沧县茶叶经济的发展。在思茅地区,惠民茶厂是种植现代丰产茶园最早的一批,影响大,在茶行业中算佼佼者,受到省里的肯定。在1991年,原云南省委书记普朝柱带队来惠民茶场考察。农业部一位副部长也来考察过。江城牛洛河茶场,双江、沧源等地的茶厂都来学习种植加工管理。”鲍树生说起当年的辉煌一脸兴奋。

惠民茶厂最开始是做绿茶,主要加工晒青毛茶,由县外贸公司统筹收购,交与澜沧县茶厂去精制。1985年,由绿茶改为红茶为主,生产出来的红碎茶、工夫红条茶直接交给云南省茶叶公司。这一年开始惠民茶厂迎来了十多年的辉煌时期。“我们红茶做得好,对茶叶出口创汇贡献大,嘉奖年年都有,省里、省茶叶公司、省农牧渔业厅、地区、县里、县农业局都有表彰。墙上挂满了奖状、奖旗。”

1991年,东欧剧变,苏联解体。这些地区是滇红传统销区,直接影响滇红出口,加上国家放开政策,云南省茶叶公司改制,惠民茶厂于1992年进入了“红茶改为绿茶”阶段,并拥有自主经营权,开始做市场。

1992年到2002年是云南绿茶的黄金十年,生产出来的烘青茶畅销西北市场,而浙江与山东的茶商纷纷坐镇思茅,收购烘青毛茶进行分级精制,然后拉到广西横县窨茉莉花,再以价廉物美的名义占据北方花茶市场的60%市场份额。惠民茶厂主动顺应时代需求的变迁,进行“红改绿”,可谓走得顺风顺水,再创辉煌。

惠民茶厂之所以频创佳绩,乃在于其是做茶叶基地的高手。而在八九十年代,基地茶代表先进生产力,受到市场的追捧,因此诞生了一些明星企业,比如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的大渡岗茶场,九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初的龙生公司,都是因为建立了万亩标准化茶园而笑傲云茶江湖,成为那个年代的标志性企业。

惠民茶厂最引以为傲的是,拥有1.1万亩现代丰产茶园基地。可是到了21世纪初,基地却成了企业的严重负担。这一方面是现代茶园基地越建越多,种植面积与产量都严重过剩,基地型茶企面临残酷的同质化竞争;另一方面市场消费观念在改变,在一些商家的引导下基地茶被贬低为上不了台面的茶品,基地茶与台地茶、低档茶、劣质茶划上了等号。

其实,在古树茶热兴起来之前,云南茶产业最有竞争力的就是基地茶,其价格要比老百姓分散种植与粗放加工的茶叶贵许多。在那个年代,云南大点的茶企、有点名气的茶企,大部分都是基地型企业,也就是埋头搞种植与加工厉害,但很难走出去做市场,打造自己的品牌。于是,在2003年之前,云南茶叶的产销格局是被浙江、山东与甘肃茶商控制。他们在云南收购原料,进行精制,拉到北方市场与西北市场进行销售,而将云南的茶企变成其原料供应商。云南茶企只擅长做基地,于是基地型茶企大行其道,这也给后来的发展埋下了巨大隐患,许多做基地的高手纷纷在2003年以后的市场大变局中折戟沉沙。

当笔者问及渠道建设与小包装开发的时候,鲍树生的回答就无疑暴露了基地型茶企的天然短板。“1992年以后,我们以卖烘青毛茶为主。小包装我们也尝试过,比如开发‘景山碧绿’等打品牌的产品,由于主要走政府礼品这块,生产量小。我们主要还是根据订单来做茶,来的客户很多,销售都是在厂里完成的。我们也尝试到广西横县、山东济南去设经销点,但情况不是很好。我们走出去的市场拓展经验不足,在外面不如在厂里好销。”

在外面不如在厂里好销,这就是基地型茶企最大的短板与宿命之写照!

惠民茶厂就是一个典型的基地型茶企,在现代茶园基地少的年代其很吃香,到了21世纪初,云南到处都是茶园基地,以及台地茶被妖魔化之时,基地就成为其沉重的负担,很难在大变局时代华丽转身。

矫枉过正的年代

喜欢 (2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